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创新货币政策工具让资金直达实体经济

手机客户端字号:T | T 透明售房网 2020-06-19 来源: 中国财经报
[摘要]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银保监会、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了《关于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创设了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促进银行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投放,支持更多小微企业获得免抵押担保的信用贷款支持。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银保监会、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了《关于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创设了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促进银行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投放,支持更多小微企业获得免抵押担保的信用贷款支持。

相关专家认为,信用贷款难是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一个突出表现,目前,中小银行发放信用贷款的占比只有8%左右。为缓解小微企业缺乏抵押担保的痛点,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重,根据政府工作报告部署,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应运而生。

根据《通知》,自6月1日起,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用额度,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按照一定比例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普惠小微信用贷款。购买范围为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今年3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40%。

“再贷款”是中国特有的一种货币政策工具,是央行贷款给商业银行,再由商业银行贷给普通客户的资金。2014年3月,央行下发《关于开办支小再贷款支持扩大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通知》,正式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类别下创设支小再贷款,专门用于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小微企业信贷投放。根据该通知,支小再贷款发放对象为小型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四类地方性法人金融机构。为体现对金融机构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给予利率优惠,支小再贷款利率在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减点确定。

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高占军分析,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应属于该通知提到的支小再贷款。但根据《通知》和近日央行在金融支持稳企业保就业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与一般的“再贷款”有所不同。

粤开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钟林楠告诉记者,这里的4000亿元虽属“再贷款”性质,但与之前的“再贷款”有两个区别:一是更主动,即央行主动运用,与此前“再贷款”由银行自己申请不同;二是没成本,即免费给银行,与此前的“再贷款”要银行支付利息有所区别。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给出这样的一个描述:“我们提供了4000亿元的资金,相当于向地方商业银行发放的小微信用贷款的40%提供了零成本的资金。”

对于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据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透露,目前,计划安排6月份、7月份、10月份、明年1月份4次批量购买。预计这个政策落地后,可带动相关的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接近1万亿元。

在具体操作方式上,潘功胜说:“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此次设计了特别目的工具(SPV),获得4000亿元的再贷款资金以后,和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签订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的合同,购买地方商业银行发放贷款的40%。”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为对冲疫情影响,美联储创设的规模为6000亿美元普通商业贷款计划(MSLP),也是通过SPV操作的。公开信息显示,在这一计划中,合格贷款人可以向合格借款人发放贷款,并将该贷款的一定比例出售给SPV。该SPV由财政部提供750亿美元的资本金,由美联储提供追索权贷款,购买的贷款计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收益和风险归美联储,但财政部提供的资本金最先吸收损失。

从目前央行对我国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中设计的SPV表述看,与美国的不完全相同。我国的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中,央行购买的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管理仍然委托原来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企业支付的利息归放贷银行所有,同时信贷风险也由银行承担。一年之后,银行再把贷款购回。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表示,通过这一方式,既激励了商业银行,同时又没有改变委托代理关系以及商业银行对企业基本的债权债务关系,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权衡。

“SPV是一个载体,可能把一个基础性资产,比如专项资金委托给一个公司进行封闭性运作,但SPV不一定是一个公司,目前还不了解此次我国的SPV具体采用什么样的机制运作。”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说。

此次除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外,我国还新创设了普惠小微企业延期支持工具,鼓励地方法人银行对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应延尽延”。实际上,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直达实体企业的货币政策,被市场解读为货币政策的重心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

宽松货币政策包括货币宽松和信用宽松,前者体现为金融市场的资金充裕,后者体现为向实体企业的信贷投放增长。此前根据疫情形势,我国已出台一系列宽信用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如运用3000亿元抗疫专项优惠再贷款、1.5万亿元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6000亿元新增政策性银行贷款额度,优先支持疫情防控重点医用物品和生活物资生产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和服务业企业等。

有分析认为,信贷高增也意味着货币高增,这会影响通胀预期,也有人认为这些工具可能是一种量化宽松。潘功胜表示,直接向中小金融机构购买小微企业的信用贷款,也是一种短期的政策安排。这些政策无论从性质上和规模上都谈不上量化宽松,与国际上其他一些发达经济体比较,中国的货币政策工具的空间还是有的,仍然处于常态化货币信贷政策的范畴。

钟林楠向记者表示,目前我国的宽信用政策,如设立SPV购买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和量化宽松有很大的不同。一是性质不同,量化宽松是利率降至零后的非常规手段,我国目前在准备金和利率手段上还有较大的空间;二是规模不同,量化宽松是央行直接下场购买国债,释放基础货币,是一个先宽货币再宽信用的过程,规模无限制,但我国是先让银行放贷给小微企业,央行再释放基础货币给予补偿,是一个先宽信用再宽货币的过程,存在明显的规模上限。

我要评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意见反馈